裘法祖院士仅比吴孟超年长8岁,但作为学生,吴孟超眼里的裘教授是授业恩师、解惑慈父。正是裘教授的指点,坚定了他从事肝脏外科的信念,正是“会说会做会写”的鞭策,成就了他肝胆外科的荣光。他始终崇敬老师、感恩老师。如果是去同一个地方开会,吴孟超总是先到,为的是去接恩师,亲自为他开门,并小心地搀扶恩师上下车、进出会场,一举一动都饱含着对恩师的尊敬。吴孟超说:“我永远是裘教授的学生,我的一切都是跟着裘教授学的,如果真的有能超过老师的那一天,也是老师培养的结果。”两位大师的师生关系是中国外科界乃至科技界人所共知的佳话。

不仅于此。1987年,吴孟超院士和裘法祖院士在上海召开的中德医学协会学术年会上,发现并联合推荐当时为长征医院消化内科医生的王红阳出国留学,又造就了一位我国在肝胆外科方面杰出的院士。

  • 2006年1月17日,92岁的裘法祖院士专程从武汉前往北京参加吴孟超获得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庆祝大会
  • 裘法祖(中)、吴孟超(左)、王红阳(右)三代院士畅叙师生情谊
  • 为恩师捋领带
  • 为恩师夹菜
  • 一有机会,吴孟超总是不忘看望恩师裘法祖。1998年吴孟超与裘法祖夫妇合影